Placeholder image

“西遼河文明”概說

2020-04-28 來源:通遼日報

通遼市歷史悠久,文化底蘊深厚。這個表述基本上為大家所認同。但是如何解讀通遼市的歷史文化,卻是眾說紛紜。學術討論能夠促進研究者思維縝密,認識深入。百花齊放,方得春色滿園。鑒于此,撰寫此文,以陳管見,就正于方家。

downLoad-20200428085030.jpg

基本概念辨析

敘述“西遼河文明”需要對一些基本概念和敘事原則略加闡釋,以期大家在討論問題時能夠在一個“頻道”內。

“文明”與“文化”。學者們對“文明”和“文化”的定義太復雜了,有人統計約數百種之多,令人無所適從,概言之:“文化”乃人類社會活動之總和,大體可分為精神文化、物質文化及介于兩者之間的制度文化;“文明”乃人類社會發展程度之謂。兩者內涵相通,外延不同,在一定語境下可以互換。

行政區域與“西遼河流域”及“西遼河文明”之關系?!拔鬟|河流域”是自然地理概念,指西遼河及支流的地理面積;“西遼河文明”是人文歷史地理概念,是一個區域文明的名稱?!拔鬟|河文明”的區域面積并不與“西遼河流域”重合,文化區域的邊緣超出西遼河流域。以“西遼河”命名,是因“西遼河文明”的核心區域位于“西遼河流域”的核心區域,當然必處于“西遼河文明”的核心區域。行政區域的邊界清楚,但是變動較大;自然地理的“西遼河流域”邊緣大體明確,變動可以忽略不計;而人文歷史地理概念的“西遼河文明”區域,核心區域大體明確,但是邊緣模糊,其變動亦受人類社會歷史進程的影響較大。

“西遼河文明”所處的區位特征。自然地理:蒙古高原、東北平原和華北平原三大地理板塊結合部;人文地理:中原農耕文化、北方草原文化和東北漁獵文化交匯處;交通:橫貫東西歐亞草原絲路的東部節點,溝通南北,北方草原民族登上中原歷史舞臺的“上場門”。

整體性原則。敘述一個行政區域的歷史文化,不可能完全局限于其行政轄區內,必需兼顧整體性原則。這個整體性原則包括兩個層面:一是區域文化層面。敘述通遼市的歷史,要兼顧“西遼河文明”的整體性。二是中華文明史的層面。要把通遼市的歷史和“西遼河文明史”放到中華五千年文明史的大背景下加以關照?!拔鬟|河文明”與中華文明共始終,在中華文明“多元”向“一體”發展過程中,在各歷史關鍵點上均處于重要位置。

歷史發展的基本脈絡

通遼市的歷史進程,從便于敘述的角度,可劃分為:早期文明、中古文明、近古文明、紅色文化四個板塊。

downLoad-20200428084946.jpg

(一)早期文明:“文明太陽升起的地方”。西遼河流域歷史文化的濫觴,可以追溯到舊石器時代。經考古學家們發掘的有:東烏珠穆沁旗的“金斯太遺址”,翁牛特旗的“上窯遺址”。新石器時代遺址眾多,已發現的考古學文化有:“小河西文化”“興隆洼文化”“趙寶溝文化”“紅山文化”“小河沿文化”等,基本上涵蓋了新石器時代早期、中期和晚期,形成完整的序列。通遼市境內的“南寶力皋吐遺址”和“哈民忙哈遺址”均入選當年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盡管現在這些考古學文化的譜系尚未完全建立起來,還有待更多新材料的發現和進一步的深入研究,但是,僅就從舊石器時代晚期到新石器時代各階段,如此序列完整的考古學文化遺址在西遼河流域集中發現,就足以令人震撼。

“中華文明探源工程”以充分的證據證明:長江下游、黃河中下游和西遼河流域為中華文明三大源頭。距今五千年左右,上述地區的社會發展已經進入初級文明階段。迄今為止,西遼河流域發現的考古學材料是最豐富,序列最完整的。為探尋中華文明源頭,研究人類文明因素的發生和積累,文明起源的機制,文明形成的標志等提供了迄今為止最完整的考古學依據。

西遼河流域是中華文明起源研究,也是世界人類文明起源研究的“圣地”!蘇秉琦先生謂之:“文明太陽升起的地方”。

downLoad-20200428085013.jpg

(二)中古文明:“大中華”歷史新階段的里程碑。公元907年,契丹人耶律阿保機稱帝,建立遼王朝。遼王朝全盛時期幅員萬里,“東朝高麗,西臣夏國,南子石晉而兄弟趙宋,吳越、南唐航海輸貢?!保ā哆|史·地理志》)

西遼河流域是契丹故壤,也是遼王朝的京畿之地。通遼市境內發現的陳國公主墓和吐爾基山神秘的彩棺墓均被評為當年的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遼王朝雄踞北方二百多年,開啟了中國歷史的新階段,具有里程碑的重要意義。

在當時并立的幾個政權中,遼王朝居于主導地位。重要的是:遼王朝不滿足于北方民族政權的名分,而是以“中華正統”自居。契丹人在觀念上認同“中國”,主動融入“中華文化”,融“華”“夷”為一體。如此一來,便打破了此前站在中原王朝角度,以萬里長城為界,“內中華而外夷狄”的格局。長城內外均為“中華”,中國歷史進入一個新的發展階段。這個歷史發展階段的特點是:作為政治實體的國家形式處于幾個政權并立的局面,但是,又都堅持自己“中華正統”的地位;各個族群在保留自己族群文化特質的同時,又認同“中華文化”。形成了政治實體的“多元”和族群文化的“多元”共存于一個文化共同體——中華文化這個“一體”內的局面,開啟了“大中國”“大中華”的歷史新階段。

繼起的女真人建立的金王朝認同并傳承了遼王朝“中華正統”的觀念。蒙古人在遼、金王朝的基礎上更進一步,建立起統一全中國的元王朝。元朝修史,以宋、遼、金均為“正統”,元朝自己中華正統的地位當然毋庸置疑。

downLoad-20200428085021.jpg

(三)近古文明:中華文化“多元一體”的收官之作。明朝嘉靖年間,蒙古族科爾沁部從嫩江流域來到西遼河流域,成為這個地區的新主人。從此,這個廣袤的草原有了“科爾沁草原”的名稱??茽柷卟棵晒湃伺c滿洲人聯合“從龍佐命”,在大清王朝的建立和鞏固過程中立下了汗馬功勞。滿蒙聯姻的方略,使科爾沁部成為與大清皇室血脈相連的骨肉至親;盟旗制度的實施,使科爾沁草原成為大清王朝牢固的北疆長城。清王朝的建立,最終完成了由遼王朝開啟的“大中國”“大中華”的歷史進程,最終形成了“中華民族多元一體”的文化格局,奠定了今日中國的版圖?!翱茽柷呶幕弊鳛椤拔鬟|河文明”的組成部分,在中華文明五千年史上增添了濃墨重彩的一筆??茽柷卟菰叱鋈サ男⑶f文皇后、僧格林沁為大清王朝建立的不朽功勛也是對中華民族的歷史貢獻。由秦朝始建、漢朝續建、明朝復建的萬里長城,原為中原王朝防止北方少數民族南下,維護“內中華而外夷狄”格局的軍事設施,至此失去它原本的功能和意義,成為整個中華民族精神的物化標志。

downLoad-20200428085006.jpg

縱觀西遼河流域的歷史文化進程,古代社會經濟文化發展出現三個高峰期,相應的形成了三個有代表性的區域性文化,即:上古時期的“紅山文化”,中古時期的“契丹文化”,近古時期的“科爾沁文化”。這些都是發生在西遼河流域不同歷史時期的區域文化,都是西遼河流域的“斷代史”,都是“西遼河文明”的組成部分。用地域命名的“西遼河文明”是貫通古今的一個有機的整體。一部與“中華文明史”共始終,在五千年中國歷史上有著重要地位的“通史”。

(四)紅色文化。

文/張鐵男

  責任編輯:張靜



新聞熱線:0475-8218711 8218681

廣告招商:0475-8218963 8218681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歡迎關注中國通遼網官方微博微信

竭盡全力為您呈現最新鮮、最本土的新聞熱點,同時隨時接受百姓提供的各類新聞線索、互動留言,搭建起交流互動的橋梁。

中國通遼網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5 · All Rights Reserved · tongliaowang.com


男生说分手说只想赚钱 北京pk10全天计划 股票趋势分析指标 青海福彩快三的推荐号 千炮捕鱼单机版 怎么找真正的豪利棋牌 天津时时彩多少分钟一期 福建11选5前三直 微信股票群二维码* 海南体彩4十1中奖规则 科大讯飞股票行情